离家出走的人大多不是想离开,而是渴望被找到。

重庆天然气那档子烂事,让我想到,“上面是好的,都是下面乱来”当然是你国经典屁话,但这屁话其实也有些歪七扭八的道理:

——你永远想象不到,极权政府基层的蕞尔小吏们,为了自己那俩芝麻绿豆,能玩出多么离谱的花样,给你国的各种“基本国策”捅出多大漏子,让你国屁民意识到,是朝廷国策本身(而不是一两个基层小吏),出了问题。这种“宣传效应”,往往比反贼自己干得还好。

皇上搞国进民退,对水电油气搞国企垄断经营,说辞正是“那些关系国民生存命脉的资源,怎么能交给资本家,还是让党和国家管着放心”。

然而,圣训犹在耳边,重庆燃气公司就说嘴打嘴,现身说法让屁民明白,让国企,让党和国家管着你的水电油气,是什么后果——所有人的水电气表都会飙出天文数字,还没地方讨公道!

PS:上一次这么玩的还是三年大封锁期间,河南乡镇银行爆雷,当地政府为了不让储户上访,给储户赋红码。这事儿的直接后果是,让最愚钝最岁静的屁民都明白了,健康码这“健康保障”,其实是有多危险,会被用来对他们干什么。

刚刚和朋友吃完饭
大概聊了一下中国学术界的黑暗
说有个小女孩一直和导师做科研
死心塌地,没日没夜卷了三年
终于把导师扶上了杰青
导师一直给小女孩画饼
因为导师从藤校回来的,说以后可以带小女孩去清华,去藤校
结果现在导师要从东北大学去复旦
因为不仅自己想去,想把老婆也带上复旦
就让小女孩把自己的论文送给他老婆去发
小女孩敢怒不敢言,一是自己不想跟导师去复旦,二是当时画饼说已经联系了清华导师,但现在清华导师只是给了口头承诺,没有具体答应收她做博士
她现在进退两难,如果她的成果给了她导师的老婆,她自己去清华的发展也就没了
现在很闹心,我们劝她威胁导师,因为她导师数据造假实验才成功的,评的杰青,但是她说她威胁了导师以后再全行业就完蛋了,因为她们圈子很小的,大家都这样
我决定,死也不要孩子在中国长大了

看到时间线上大家分享湿疹经验,我也来一点。
我的经验不是来自于我自己,而是我女儿。
我女儿小时候一度湿疹非常严重,除了去药店买otc和找医生开处方药膏之外,我得到的经验有:
1.湿疹不是“湿”导致的,问题出在“干”。因此,容易得湿疹的皮肤
1.1需要用大量的保湿霜,需要cream质地的,不是lotion。尽量选择成分表简明的,常见的就是cevara、cetephil这些。
1.2需要使用不容易让皮肤干燥的清洁剂,牌子还是上面这些。那种干干的、有点紧绷的所谓清洁感,对皮肤很不好。
1.3洗澡洗手水不要过热,会导致皮肤失去水分。
1.4不要等皮肤等风干(擦干)了再涂润肤霜,在湿润的时候就涂。
2.湿疹也有可能是过敏导致的。如果长期湿疹,需要去查过敏原。我女儿是严重尘螨过敏。根据过敏原改变生活。
3.湿疹跟免疫系统相关。环境改变、压力增加也可能导致湿疹,因此,对自己好一点,关照自己的精神状态,保持健康生活习惯,条件允许的话尽量保持一些运动,尽可能远离傻逼。
4.如果水泡破了,要涂抗生素药膏。
5.湿疹不能根治。跟它和解,就好象跟你自己和解。做好准备它随时可能回来。

工作就是工作,不要掺杂任何私人感情。

总算捡回来了一些工作状态。太好了。

Don’t get me wrong,我只是不能接受对方把我当成亲密关系的对象一直黏着,也不能接受对方希望我以“哄人”的方式跟ta对话。是我冷漠无情,不是对方的问题。

Show thread

倾听朋友的烦恼、帮对方剖析内心的时候,我真心实意地希望对方可以摆脱困境。但烦的时候也是真的烦。

好的,开始腹泻了。确实跟上海八字不合。

跟焦虑的人对话的结果是,每收到一句消息,内心都有个小人在大喊“救命啊”。

离开北京的时候北京在下雨,到了上海之后上海下起了雨。等项目结束之后再下不行吗:-(

一条关于在网络上寻找咨询师的不成熟建议: 请最好不要寻找在互联网使用私人账户宣传自己、接待来访的咨询师。 

(以下根据我所在地加拿大/北美的行业法规)首先,这违反了咨询师伦理;其次,尤其当你也使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户去接触咨询师时,你大概率暴露了自己最脆弱的一个小角落。作为咨询师不应该去主动探寻来访的社交媒体账户内容,但是如果咨询师通过这样的方式接触未来client,显然风险最大的是作为服务使用者的你。

尤其是,当咨询师本人将私人账户和专业账户混在一起,对来访尤其不利,因为来访很容易被操控。举个例子,如果你看到你的咨询师sns账号上更新了一条关于工作的小抱怨,你可能会想这是不是在说我?或者即使你知道和你无关,可能你也会想我会不会给对方带来了压力?又或者,在下一次你的咨询师出了某些错误时,你会想到那条觉得算了,ta也不容易(因为你有可能潜意识害怕成为导致对方发那条post的人)

即便,即便咨询师毫无此意,但你作为在咨访关系中相对更vulnerable的人,咨询师发的任何一条post都可能会间接操控你的情绪。更别说那种会在社交媒体上和来访互关互动的了,哪怕不互关,单单是互动本身就会向别人暴露谁是ta的来访,或者是某些平台无法隐藏follow和follower,那么也会很容易暴露隐私信息。

此外最最最需要警惕的是会在社交媒体上po出来访感谢信或者是记录来访内容的,哪怕隐藏了关键信息,这绝对违反规定,我不清楚大陆咨询师执业硬性规定,但至少这从伦理上也不对。

另外附上几条参考信息,p1-2是一位加拿大执业的同行老师给的分享(已经过对方同意发出),可以看到在加拿大安省的规定里,只要你的社媒账户说了你是咨询师就需要对账户所有发言完全负责,并且不会因为你用中文并且在中文平台上说话就免责。p2是这样的主动招徕来访的行为也是违反规定的。

p3是我在中文平台上看到过的还不错的一个咨询师社交媒体专业账户的disclaimer,p4是加拿大BC省心理学家协会出的社交媒体使用守则,也可以参考一下,其实最简单的就是通过这个账户是不是专业账户来首先判断这个咨询师有没有分不清专业和私人的界限,如果是专业账户,但是又不断暴露自己的私人信息or隐性暴露来访的可能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来访是从这个账号联系到ta的,来访同样活跃在这个账号的平台/是ta的互关或者粉丝等等。如果遇到这样的咨询师,不用怀疑,ta已经违反了行业伦理,如果ta在加拿大(别的国家我不敢下定论),你是可以report给相应协会的。

并不是说所有想要寻找咨询师的人都有义务了解这些,但互联网确实很容易让人落入陷阱,最近又实在看到太多违规的咨询师现身说法所以多嘴几句。

Disclaimer:本人非加拿大执业咨询师。

我以前一直觉得位卑者更能感知不公平的存在和形式,因为ta一直承受着这些攻击和痛苦。最近突然意识到事情可能正反过来,歧视者比所有人都更清晰地知道他人失权在何处。
有色人种想要正常坐公交,女人想露出头发皮肤,儿童想锁住自己的房间门抽屉柜,普通公民被侵占存款……任何失权者想要发出声音,哪怕只是说出自身遭遇,并未向谁索取公平,也会引起对方的愤怒、憎恨、打击、捂嘴,甚至消灭。男的对“拳”真的比女的敏感N倍,敏感到受歧视者难以理解这种过激。
我们需要在持续的麻木的痛苦中抽丝剥茧寻找问题和成因,阶级上位的歧视者们则十分清醒和享受地知道他捅了人什么地方,捅了多少刀,每一丝有动摇特权的可能都会被感知。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